乐视非上市体系加快变卖资产还债 梁军承诺走出困境

安卓资讯(news.hiapk.com) 编辑:凤凰科技 时间:2017-09-13 手机扫描分享

梁军

乐视非上市体系加快变卖资产还债

此前的每年9月19日都是乐视全生态共同打造的“乐迷节”,不过到今年已经被悄然改称“超级电视日”,注定将原来由乐视各板块的联动变为了乐视电视一家的独角戏,充其量再加上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视频产品等。显然,孙宏斌入主的乐视所发生的变化正在悄然显现。

按照之前贾跃亭的部署,每年“9·19”这一天乐视各板块将联动促销形成其所谓的“生态化反”,成为乐视全线产品的共同活动。去年的“9·19”恰逢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前一个多月,也正是乐视对外风头正健的时刻,当天仅乐视超级电视就完成了80万台的业界单日销售新纪录。按照贾跃亭当时的说法,乐视的“9·19”已经成为能与京东“6·18”、天猫“双11”比肩的中国第三大电商节。然而如今已经时过境迁。

新乐视今年促销以安抚老用户为主

昨天,距离“9·19”一周时间,乐视举行了孙宏斌入主后的首场发布会,但与往年乐视的高调营销风格则明显不同。以往乐视的发布会都会邀请大批媒体和狂热的乐迷参与,少则数百人多则上千人;而此次的发布会更像是在演播室排练好的一次表演,绝大多数人都只能在乐视电视的轮播频道里才能看到。

如今在乐视内部,很多词都要被刻意冠以一个“新”字,比如乐视上市公司体系的员工习惯称自己为“新乐视”。乐视网CEO梁军昨天在发布会上也把“9·19”称作了“新9·19”,他称“新9·19是新乐视与LePar合伙人第一次联合策划的个性化营销活动”。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与以往大力发展新用户比拼销量的乐迷节活动相比,梁军表示今年的“9·19”则主要是感恩老用户。“活动分为线下进店有礼和线上预约有礼,老用户可以根据自己需求选择去哪里参加活动。”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当下乐视超级电视面临的最大问题的确是如何安抚老用户,此前有很多用户反映,现在乐视会员能观看到的节目越来越少,很多节目都要二次收费,甚至有人称乐视电视只能当作普通电视用了。作为乐视维系生态的重要基础,对这些老用户如何安抚“维稳”的确是乐视面临的最大问题。而从另一方面看,乐视之前强势开拓新用户的背后无非就是烧钱促销,而对于眼下最缺钱的乐视而言,确实也没有能力这样做了。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昨天梁军表示此次“9·19”的活动包括直接优惠、赠送配件、各种VIP会员、多种形式礼品等,最高可以享受700元的优惠,这显然与往年的促销力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梁军再承诺乐视一定走出困境

虽然调门降低,但作为乐视“去贾化”之后的首个大规模促销活动,这次“9·19”的业绩成败无疑对于乐视的新管理层及投资人孙宏斌都至关重要。因为这不仅决定着他们自己的信心,也影响着众多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信心,显然乐视现在最需要的是凝聚各方的信心。

昨天梁军再度承诺新乐视一定会走出困境,“接下来的几个月新乐视会有更多改变”。他表示,今天乐视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和挑战,自己承受着巨大压力。他也对合作伙伴表示抱歉,“大家受苦啦,你们承受着本不该承受的苦难,遭受着本不该有的非议,承担着本不该有的风险”。

乐视致新CEO或将变化

梁军昨天表示,新乐视已经确立了新战略,乐视视频、乐视超级电视、乐视云平台以及乐视影业四块核心业务将是新乐视生态的四个部分。这意味着乐视除电视之外的其他硬件业务已经被排除在新乐视之外。

而根据前天传出的消息,此前曾担任承担乐视全产品销售的乐视生态销售与服务平台(中国)总裁张志伟或将回归乐视致新出任CEO一职。张志伟此前曾任职美的、科龙等传统家电品牌,对于渠道营销拥有经验,是乐视销售渠道建设的关键人物。他2013年3月加盟乐视网旗下子公司乐视致新,担任销售副总裁,主要负责乐视TV超级电视和互联网机顶盒的销售业务,也是乐视电视渠道建设的重要角色。

后来张志伟脱离乐视致新,成为乐视旗下独立销售渠道lepar的负责人。在去年11月乐视资金链危机爆发后,张志伟接管了所有乐视体系的硬件销售和服务,包括超级电视、超级手机等,直接向贾跃亭汇报。不过在今年5月份,乐视致新总裁梁军宣布将超级电视在全渠道的销售职能重新划归乐视致新,由他本人直管。这相当于张志伟的平台已经基本赋闲。而张志伟此次得以重回乐视致新,应该还是被看重其销售能力,毕竟重拾销售业绩是当下乐视电视的最大渴望。

乐视控股强调拥有资产价值远超债务

对于面临着更大资金困境的乐视非上市体系,如今正在尽可能处置资产偿还债务。乐视控股方面人士强调目前公司拥有的资产价值远大于所欠债务,因此有能力偿清一切债务,按照贾跃亭之前的承诺“尽责到底”。

据乐视控股方面表示,目前公司的资产处置方式主要是通过变卖资产等方式偿还债务,截至目前公司已经偿还了160亿元的债务。“公司在加快处理可变现的资产和投资、就融资及债务问题密切接触各投资方及机构人士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求合理的解决方案。”他强调目前公司资大于债,有能力偿还所欠债务,但请求外界再多给乐视一些时间。

有乐视的投资人推算,整个非上市体系资产价值保守估计在300亿至400亿元之间,应该能够偿还所欠债务。但最大问题在于贾跃亭很多可用资产被超额冻结,致使其无法使用个人资产对有关债务进行清偿,引发了恶性连锁反应。

此前有消息说招商银行对乐视资产实施了超额20倍的冻结,这也是乐视一直拿招商银行说事的原因。“要不是招行对贾跃亭、乐视资产进行超额冻结,现在乐视的债务或已经解决得差不多了,这样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文/本报记者张钦

(来源:tech.ifeng.com,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hiapknews@baidu.com)
标签 上市 乐视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