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局座”张召忠:做网红我责任更大了 想帮助年轻人| 前线

安卓资讯(news.hiapk.com) 编辑:凤凰科技 时间:2017-12-08 手机扫描分享

“局座”张召忠教授

凤凰科技花子健

12月7日,蜻蜓FM联合张召忠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上线付费音频节目《局座讲风云人物》,这档节目总共有104期,每周二、五更新,售价为199元/年。

比起“张召忠”这个名字,可能“局座”的名气更大。如今已经65岁的局座是海军少将军衔、国防大学教授兼博士研究生导师,已经差不多退休两年半了。观众们经常能在中央电视台的《防务新观察》栏目看到他。自从2006年开始,他就成为了该栏目的特约嘉宾。

但是这并不是他第一次与“做内容”联系起来。早在1999年他就接触了网络直播,当时正值科索沃战争期间,局座应新浪的邀请去做直播,结果新浪的服务器因为访问人数过多而瘫痪

2016年,B站到局座的工作室去做直播,“当时B站的人可能以为没有多少年轻人认识我,就派了两个技术人员过来,结果没想到有100多万人观看,一下子服务器就瘫痪了。”

而在2017年腾讯的《演说家》节目中,局座参与的直播时间段是下午五点到十二点,结果腾讯的服务器也瘫痪了。

局座不是中国军事历史上成就最高的将军,但确实是粉丝最多也是最“红”的将军。

成为网红后感觉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他的微信公众号拥有将近230万粉丝,微博粉丝将近780万,在今日头条上拥有460万关注者。同时他还是B站的UP主,拥有将近100万粉丝,加上一点资讯、网易以及蜻蜓FM的粉丝,总数超过2000万。过去两年,局座在蜻蜓FM上的累积收听人次超过6.4亿。

在局座的身上,带着严格、神秘标签的军事和草根、有趣标签的网红有机融合。此前,局座曾被人拍到乘坐北京地铁四号线,照片被发到知乎、微博等社交媒体平台,并引发了热议。

有网友拍到局座乘坐北京地铁四号线

但是在局座看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我有配车有司机,但是我就想坐地铁跟大家一块交流。”局座说他在地铁里几乎全程站着,因为他在自己的评论看到年轻人说上班下班都是站着,刚坐下看到老人上来,又要让座。

“我站着其实我也很累,回到家里我马上躺下了。但是我不想麻烦别人,大家都很累。”从局座家里坐地铁到央视有二三十站,他坐地铁公交的习惯保持了八年,但是他退休才两年

“亲民”成为局座的一大标签,也让局座更红了。“我原来觉得网红是骂人的词,但是我成为网红之后,我慢慢体会到这是可以传播正能量的。”对于局座来说,在65岁的年纪还要保持音频、视频节目每周好几档的更新频率,并且在深夜回复粉丝的留言是很累的一件事。“但是作为网红,我的责任很大,因为这是大家对我的信任。

局座谈到了他的一个粉丝,“我很意外,那个粉丝居然是00后,现在才16岁。”局座在前几天的一个活动上遇到了那个孩子和他的父亲。那个父亲一直跟局座表示感谢,因为他的孩子在成为局座的粉丝之后,对于偶像的盲目崇拜没了,会等着局座的节目更新。局座觉得可能是他的“国防教育节目对于正确塑造他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很有帮助。”

在局座看来,坐地铁上下班和做网红体现的都是一种人生态度。而他的网红生涯还在继续下去,伴随着网红生涯的,是他的内容创业。

做内容创业不为钱为国家也为帮助人

“我从农民到军人,再到将军,都是党的培养再加上我自己的努力。”但是从退休之后,对于局座来说整个人生相当于从零起步,也是再次重新开始创业。局座说他现在的身份和“农民”还是没什么两样,在一个荒漠上开垦,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钱是局座面临最大的问题。

以局座的粉丝数量和名气足够拿到足够的融资。但是局座的志向并不在于赚钱,并且认为拿到融资会让自己被束缚,所以他虽然“考虑过接受投资,但最后没要。”

目前局座在做的视频和音频内容都是免费提供的,但是制作内容耗费的钱,都是从他平时参加各大电视台的收益中支出的,包括他工作室人员的工资。“我老伴儿经常跟我闹,赚的钱都哪儿去了,家里也不见钱。”说到这儿,局座也不自觉地笑了。

以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视频为例,局座称如果按照央视的制作标准,每个视频全部下来至少需要五万块钱。局座目前所有的视频及其他内容都是免费提供给读者用户,并且局座表示,“我已经持续做了两年了,并且继续持续下去。”

此前他的音频节目也是免费的。自从2015年7月退休之后,局座在蜻蜓FM上就上线了免费节目《张召忠开讲》,总播放量超过了3.8亿,运营节目的微博都积累了几十万粉丝。后来这个节目停播了,不过听众依然可以免费在蜻蜓收听《局座悄悄话》、《局座时评》和《张召忠说》三挡节目。

对于这类国防教育性质节目,局座一直坚持免费的理念。局座一直在强调自己做内容并不是为了钱,“我没对赚钱有什么期望。我是一个专家,不是一个商人,不会屈服于经济因素。”在他看来,他做内容主要是两个目的:为国家继续发挥余热,以及通过这些事情帮助一些人,主要是年轻人。

局座用“老骥伏枥”来形容自己为国家继续发挥余热的决心。“国家养着我,我什么都不做也能活得很好。但是人在还能做点东西的时候,还是要做点事情,不能老待着什么都不做。”1993年起,局座就享受国家政府特殊津贴,此外他还享受军队优秀人才岗位津贴。对于他自己来说,做内容还有一个乐趣就是自己能有点事情做。

而此次之所以推出的是付费节目,一来局座需要收入来维持团队的日常开支;再者就是“拥抱知识付费的时代。”局座也不再从“国防教育”而是从人文故事的角度去制作这档栏目的内容,。

“我会关注一些年轻人感到焦虑的事情。”就像那些年轻人在局座的社交媒体上抱怨“上下班很累还要给老人让座”一样,很多年轻人在职场、人生观、偶像崇拜等方面都有很多的问题。局座想要找出这些问题的共性,从而找到一些人物作为坐标参照系,结合自己的思考去挖掘这些人物的故事,找出一些可借鉴的东西给自己的听众一些启发。

“并不会因为收费的节目质量就会更高,我的所有节目都是一样的。”局座说他做了25年的电视节目,相当于做了25年的网红,也是一个退休的老人了,对于名利没什么追求了。

(来源:tech.ifeng.com,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hiapknews@baidu.com)
标签
相关文章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