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老员工 去年乐视入股曾有幻想 现归零

安卓资讯(news.hiapk.com) 编辑:匿名 时间:2017-06-12 手机扫描分享

(原标题:酷派生死劫)

李娜

“星爷说过,没有梦想的人和咸鱼没有什么区别。”对于刘江峰来说,梦想也许还在,但眼下的酷派已经很难成为那个让梦想实现的地方了。

裁员、亏损、新品乏力,从去年开始的负面消息一直围绕在这家老牌企业的周边,随着全年财报42亿港元亏损额的发布,赤裸裸的数字灾难让现任酷派CEO刘江峰的处境更为艰难。

作为一家24岁的老牌手机厂商,酷派曾经是国产手机四强“中华酷联”之一,虽然一直过得磕磕碰碰,但在手机行业始终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即便是离职员工,也能在新公司成为业务骨干,称其为手机行业的黄埔军校也不为过。

“但今年的日子确实过得有些难受”,一名从酷派离职的老员工说,去年的这个时候还对乐视入主后的前景有点幻想,但现在幻想破灭,一切归零。

Image result for 酷派

以乐视入主的时间2016年6月17日股价1.53港元计算,一年的时间,酷派市值已经缩水六成。乐视自曝资金链紧张后,酷派的股价一直处于下滑通道,最低时甚至下探至0.66港元。

当时乐视成为酷派的第一大股东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放出豪言,2年内,乐视+酷派要卖出1亿部。当时的刘江峰也曾为酷派描绘宏伟蓝图: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如今,一个过去流水在几百亿的手机企业,市值已变成36亿港元。

是什么导致了酷派如今的局面?

也许,从一开始,在互联网热与资本热面前,酷派创始人郭德英接受来自于360和乐视的“拥抱”就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分猪肉”式的改革对于酷派来说,每一次都是被掏空的过程。

分水岭在2014年。小米的大热以及互联网思维的冲击,让这个传统手机厂商倍感郁闷,老老实实做手机赚不到钱,新进入者凭着风口论却能获得资本追捧,当时的手机行业甚至吸引了英语老师、节目主持人进入。时任酷派集团副总裁李旺当时告诉笔者,不破不立,酷派也要用互联网思维变革自己。

也就是在这次改革中,酷派被一分为三,除了原有的酷派品牌守住运营商渠道外,还有专门针对电商的大神以及公开渠道的ivvi,后者对标的是小米以及OPPO、vivo。

也许是决心过大,也许是目标太高,酷派带着大神以颠覆者的心态冲进了电商领域,并且有了新的合作伙伴360,之后又有了与乐视的合作。

但资本市场并不是一个讲求感情的市场,而是讲求利益。

在竞争激烈的手机江湖中,酷派希望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让自己更快地在“洗牌”中找到出口,不再死守低薄的做手机利润。但在与360合作前,却没有理清双方的利益关系。在与360的合作中,360一直谋求主导权,大神逐渐被边缘化,奇酷到360手机的更名,周鸿祎的步步紧逼才有了酷派后面的“移情别恋”。

但这时候,已经运营有一年时间的大神无疑成为了第一个牺牲品。酷派的电商手臂已被砍去一只。

实体渠道是酷派的另一只手臂,但ivvi的独立运营在一开始就分食了酷派在公开渠道的能力,不得不说是酷派决策层的失误。更糟糕的是,酷派去年发公告称,超多维以2.7亿元收购酷派移动80%的股本权益,而酷派移动主营业务是ivvi手机。此次再次将ivvi分流出去,对于酷派在线下渠道控盘能力的影响不言而喻。

而在运营商市场,没有旗舰爆款的酷派成为了“弃子”。

现在,从游戏细分市场重新进入的酷派还在摸索如何重塑渠道,如何砸钱做新品,相信这些都在困扰着刘江峰。但比起品牌、渠道等更为“无法把控”的也许来自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

去年酷派集团曾经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2016财年将亏损约30亿港元,但如今多出了12亿港元,对于多出的数据,外界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被神话的“生态化反能力”已无法再给酷派助力。

资本有毒,且行且珍惜。


(来源:163,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hiapknews@baidu.com)
标签 酷派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