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达做董事这家公司 年底无人车试运营

安卓资讯(news.hiapk.com) 编辑:凤凰科技 时间:2017-09-05 手机扫描分享

吴恩达和他的妻子

凤凰科技 马晓宁

如果你关注吴恩达的话,drive.ai这家公司,自然也避不开你的视线。

它的创始人之一,卡罗尔·莱利(Carol Reiley)是吴恩达的妻子,而drive.ai创始团队的七名成员全部来自于斯坦福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也都曾是吴恩达的学生。今年三月份,吴刚刚从百度离职的时候,还一度被大家认为将加入到这家公司中去。

伴随着drive.ai完成新一轮五千万美元的融资,吴恩达也正式宣布加入董事会,这家成立了29个月的硅谷公司也越来越为国内媒体所熟知。

吴恩达自从百度离职后备受关注

今年2月,drive.ai发布了一段4分钟视频,一辆测试汽车在雨夜中穿过山景城的街道。尽管因为雨水的原因视线出现了模糊,路线也呈现出迷惑性反射,但全程驾驶员都没有对车辆做任何干预。

这段视频大受好评,drive.ai的名声日益响亮,商业路径也趋于明朗。在最近凤凰科技对其联合创始人王弢所做的专访中,我们发现,drive.ai已经在悄悄走向商业化,和其他诸多公司一起,投入到自动驾驶的洪流中去。

每个创业公司,都需要一个商业模式?

凤凰科技:吴恩达来了之后,有没有给整个团队一些帮助?

王弢:吴恩达给我们带来的主要是技术上的指导,包括在技术选型上给出一些意见。drive.ai是一家利用深度学习来解决问题的公司,吴恩达曾与我们讨论过收集多少数据,以及用什么样的Matrix(矩阵)来分析这些数据。

凤凰科技:drive.ai有什么样的商业模式?

王弢:目前drive.ai正在主攻的是L4级的自动驾驶技术,目标客户为拥有商业车队的公司。对于网约车来说,司机工资是成本中最大的一部分。车辆运营商把车队升级成为自动驾驶车队后就能节约大量的成本,drive.ai所赚取的就是这些成本中的一部分。

从车辆成本上考虑,自动驾驶大部分的成本仍然集中在传感器上,其中激光雷达占据了主要的一部分。运营商的车辆利用率比较高,价格敏感性没有C端用户那么强。因此L4、L5级别的自动驾驶应首先在如Uber、Lyft这样的车队中实现。

凤凰科技:过去一段时间,有大量的自动驾驶企业涌现,现在有人认为这个创业窗口已经关闭了,您怎么看?

王弢:我觉得目前来说这个行业里面的初创企业确实比较多,好像每过几个星期就会听到一个新的公司冒出来。但是目前来说创业空间还是有的,主要还是要找到合适的团队,然后找到合适的商业化路径。

凤凰科技:为什么很多自动驾驶公司现在并不是那么急于商业化,而是边做边看?

王弢:可能跟办公司的初衷可能有一定关系。如果说一个团队从头到尾完全是聚焦在这个技术上面,没有去考虑商业化的话,在外界看来这个团队就是希望被收购。

凤凰科技:drive.ai的商业模式如果要实现的话是要多久?

王弢:今年年底之前会推出跟美国合作伙伴一起做的试运营车辆。

凤凰科技:drive.ai会和waymo一样研发自动驾驶卡车吗?

王弢:核心的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在小型车辆跟卡车之间进行转换的。我们选择这个B2B商业车队,主要还是考虑在城市场景下的驾驶。目前来说我们没有聚焦在这个大型卡车的驾驶上面(的计划)。

凤凰科技:封闭环境中的无人驾驶是有意义的吗?

王弢:主要还是看需求,如果有这个需求的话,(那么这个商业模式就是成立的)。

如何选择硬件与软件供应商?

凤凰科技:其实随着这种自动驾驶车辆或者研究的增多,有很多相关的创业公司,相关企业也在飞速的发展。比如说高精地图或者是说视觉识别这样的行业。

王弢:我们是非常乐于见到相关产业的公司能够蓬勃发展,因为这个对我们来说就意味着更多的选择。

我知道现在有一些高精地图的创业公司,有标注数据的创业公司,也有一些新型的传感器的创业公司。我们目前的话地图还是我们内部自己组建,但是我们也在观察,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凤凰科技: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自己组建高精地图团队是很耗费成本和时间的事情,我们怎样去选择高精地图的合作伙伴?

王弢:我们的合作伙伴需要有很强的适应性,就是flexibility。因为我们内部的技术迭代也是非常快,比如说我们想要快速增加我们地图覆盖的区域,那么跟外部合作的话可能短期内反而慢一些。所以在高精地图这一块,我们选择合作伙伴的一个标准就是看他们地图扩张的速度能有多快。

凤凰科技:您也说激光雷达是成本中消耗最大的一部分,现在在激光雷达领域已经有了很多创业公司,比如中国的速腾聚创、北醒光子等,这些公司想要在自动驾驶中得到更多的订单,需要做到哪些事情?

王弢:他们还是要深入的了解客户,也就是像我们这样的自动驾驶公司的需求。之前我们公开的车上确实是velodyne,但其实我们对于初创企业这方面也有关注,目前来说我们的合作伙伴还都没有公开。

凤凰科技:这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一般是怎么选择的?

王弢:一个很大的要素就是传感器稳定性和可靠性,不能说在路上跑了两千公里以后这个传感器就坏掉了。

我们需要自动驾驶技术吗?

凤凰科技:那怎么去认真理解全栈式技术?

王弢:我们所谓的全栈式,就是说我们最终提供自动驾驶技术的整个产品,而不是其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生产汽车的车商是一个全栈式的产品供应商,他把最终的产品交付给消费者,而一级、二级生产商就不是全栈式的。他们虽然也生产产品,但是他们的产品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产品,只是汽车的一部分。

凤凰科技:drive.ai提供了自动驾驶的解决方案,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就是有一些车商需要我们的自动驾驶方案,但是他们只把我们当成供应方案的一级供应商?

王弢:具体的合作方式可以再谈,但是我们还是坚持说我们是提供一个全栈式的解决方案。以前也有一些车商也会要求我们变成一个Mobileeye(一家计算机视觉算法和驾驶辅助研究公司)的替代者,因为我们一开始也是视觉做的多一点,但这并不是我们公司的主攻方向。

凤凰科技:自动驾驶初创企业,和研究自动驾驶技术的主机厂/车商之间的竞合关系是怎样的?

王弢:drive.ai和车厂之间都是合作关系。对于车厂而言,它们所要考虑的是,如何不被自动驾驶的潮流落下。根据目前的情况来说,传统车厂如特斯拉、奥迪等,它们在L2的辅助驾驶领域已经有了不错的成绩,但在更高的L4-L5级自动驾驶技术上并没有走的很远。

凤凰科技:社会对自动驾驶的接受程度和需求程度如何?

王弢:出行是一个刚需,只要把用户体验做好就会有需求。对于接受程度,我觉得目前还不好说。因为目前还没有任何一个公司能够说已经实现商业化。

凤凰科技:具体到自动驾驶车辆上那怎么来看产品体验?

王弢:自动驾驶车辆上的产品体验包括很多方面。如果是共享出行的话,那么它的产品体验就包括你要等多少时间、然后进入车的这一步是否顺畅、是不是需要走很多路,如何在人群车潮当中要寻找这辆车、驾驶体验是否很顺畅、有没有急停急刹等。

凤凰科技:但是就用户体验而言,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在多少时间内接到人,很大程度上不是取决于制造者,而是取决于这些服务的提供商?

王弢:对,但最终它还是在服务消费者,如果我们技术能够提供更好的消费者的体验的话,对于这些商业车队来说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好的附加值。

(来源:tech.ifeng.com,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hiapknews@baidu.com)
  • 手机
    访问
    手机扫描二维码访问
  • 返回
    顶部